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< 企业党建 < 文学艺术
文学艺术
我深深地爱着 这片土地
时间:2018-08-27    来源:河南能源化工pk10最牛稳赚模式8码

 有一首动听的歌:“我深深地爱着你,这片多情的土地……”

 我出生在江苏省昆山县,也是人们常说的“上有天堂、下有苏杭”的“江南水乡”。那里环境与生活都很好,老百姓安居乐业,我的童年就是在那里度过的。

 1956年,我考入了煤炭部铜川干校,专业是企业经济管理。学校的地址在铜川七里铺一个山沟中,那里环境十分不好,尤其是学校条件十分简陋。教室还没有建好就开课了,一个班100名学生就挤在临时搭建的食堂饭厅里听老师讲课。那食堂屋顶是油毛毡,围墙是芦苇,夏天满身是汗,冬天冻成一团,就这样同学们坚持着认真听老师讲课。教职员工对学生们十分爱护关心,按校长的话说:“同学们,你们大多来自城市,告别自己的父母来到这贫穷的地方。我来自西安市,为了完成上级交给的办学任务,我硬是说服爱人一起来到这个地方。我和大家的目的是一样的,都是支援国家煤炭工业发展,因此吃些苦也是值得的。我的首要任务就是尽力把生活搞好,让大家吃好,顺利地完成学习任务。”经校长的努力,我们的伙食还算可以。为了适应煤炭工业建设发展的需要,我们的学制从两年改为一年,转眼我们学完了全部课程提前毕业。

 我被分配到甘肃省山丹县一家煤矿工程处劳资科工作。山丹县在河西走廊的中部,是半沙漠地区,缺水干旱,冬天很冷,经常刮风沙,老百姓的生活十分贫困。我们的生活也十分不好,常年吃不上蔬菜,而且饭菜里经常有沙粒。工作条件也不好,去工地工作坐的是送货的大卡车,尤其到了冬季坐在车上十分寒冷,有时忘了戴棉帽,回来时两只耳朵都冻僵了。我看见火炉就想去烤火,一名老同志立即阻止说,你用雪慢慢搓耳朵,让血液流动起来,用火一烤耳朵就掉了。事后想想实在害怕,要不是别人阻止,恐怕现在就是个没耳朵的人了。有次去工地搜集资料,工作太忙忘了坐车时间,只好步行往回走。走到一半路程,实在又饥又渴,在下山坡的拐弯处有户人家亮着灯,入了屋看到两位六十多岁的老人,还有一位青年。老叔问我,是工程处的人吧?还没有吃饭?我说是的,老叔吩咐老婶去做些吃的,不一会儿端上来一大碗杂粮面条。我实在太饿了,一阵狼吞虎咽就吃光了。老叔又说:“看你白白净净的,也就20来岁吧(那年我19岁),是从南方分来的学生,来建设煤矿的吧。我们这里太穷,你们把煤矿建起来,老百性的日子就好过了,年轻人有了工作,我们的生活会慢慢好起来。天已黑了,不要走了,荒山野岭,路上有狼不安全,在这儿住一夜等明天再走。”第二天,我起得很早,准备上路。老叔送我,拿了热乎乎的玉米面窝头,说路上饿了吃,并说家中养了几只羊,等过年宰杀时邀请我过来,给我做正宗的西北羊肉汤。老叔的话让我十分感动,这里的确很穷,但是老乡的淳朴善良、热情好客,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上,终生难忘。

 过了两年再去看老叔,一进门老婶说:“老头儿有病去世了,儿子成家了,生了个大孙子,他们夫妻俩在平坡煤矿工作,家里一切都好,就是老头儿没有这个福,没有等到这一天。”我买了一瓶酒、一包烟,到老叔的坟上添了些土,以表悼念之情。工程处机关不远处有一片天然树林,有白扬树、柳树,还有许多野杏树,并有一条常年流水的小溪穿过,因为有水,树林里灌木丛生,野花野草疯长。当地的老乡十分爱护这片林子,从不放牛羊进去,老乡说全城就这一处,是老天爷赏赐的。一有空,我就和同学们去树林里玩,我在想这个干旱地区有这么一片天然林子真是个奇迹,应该给它起一个名字。大家商量了一下,决定叫它“小西湖”,“小西湖”由此得名。春夏季节,树林里郁郁葱葱,绿树成阴,树上的鸟儿、水溪边的青蛙和声歌唱,小溪水有节奏地流淌着,野花飘香,真是静美;到了秋季,树林的色彩在变,有深浅不同的绿、深浅不同的红,这丰富的色彩,更增添了“小西湖”的美;冬天来到了,白雪覆盖着这片树林,树叶落光了,直挺挺的树干站立在那里,像即将出征的将士,是那样威武雄壮……生活就是这样,有艰苦就会有欢乐,“小西湖”多变的风情,给我们艰苦的生活带来了欢乐,带来了未来的希望。“小西湖”的美陪伴着我们度过了艰苦的年代。

 1964年,煤炭部受二机部的委托,成立一个公司去新疆完成一项国防工业的特殊工程,我随公司去了新疆。新疆——祖国西域166万平方公里,以天山为界分为南疆、北疆,北疆雨雪丰沛,物产丰富,南疆缺水少雪,十分干旱,戈壁滩与沙漠占据了五分之一的土地。大戈壁滩与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冷酷无情,气候变化无常,当地同志说的“早穿纱,晚穿棉,抱着火炉吃西瓜”,就是对这里气候变化的确切描述。这里是无人区,方圆千公里无人烟,鸟儿也从不飞过。就是在这样自然条件异常恶劣的地方生长着植物——红柳与千年胡杨,只要有雨水,干枯的树枝上就会冒出嫩芽,转眼郁郁葱葱,它们一行行,一丛丛散落在戈壁与沙漠之中,那粉红色的小花十分显眼,给这荒凉无比的地方添上了生命的绿色,它们适应自然不断地与自然抗争,倔强地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长。天山长年积雪,在3500米雪线以上的山崖石缝间生长着一种神花——“雪莲花”,它那动人的姿态是那样圣洁。红柳、胡杨、雪莲花是世界植物园中少有的瑰宝,当地人称它们是圣物,是大自然的赏赐。它们适应自然并与自然抗争的精神是求生存的最高境界。人类为了达到这一境界,一代又一代人在不断地努力奋斗着。

 我工作、生活在大西北20年,把最美好的青春岁月融入了这片土地。我爱铜川干校,虽然十分简陋却培养出煤炭工业飞速发展所急需的企业管理人才;我爱老师与同学,我们像一家人一样互相爱护、互相帮助,面对困难,从不叫苦叫难;我爱山丹,虽然贫困落后,但那里的人民朴实无华、吃苦耐劳;我爱“小西湖”,我爱冷酷无情的戈壁与沙漠,还有在这片土地上生长的大自然的瑰宝……

 人生是什么?是经历。在这片土地上有我的欢乐与苦恼,也流过感动的眼泪与伤心的眼泪。往事历历在心,在睡梦中,我经常回到那曾经的故乡。

 改革开放40年来,大西北的一切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,经济飞速发展,人民生活不断提高。今天,已经两鬓斑白的我在豫东,遥祝他们幸福安康。(叶国强)